穿越大半个中国来抓你?三问鸿茅药酒事件(图)

(资料图)

广东大夫谭秦东因在网络上撰文称鸿茅药酒是“毒药”,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警方近日对其进行跨省抓捕,引发社会宽泛关注。4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研讨以为,目前该案件事实不清、证据缺乏

不置可否,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察
并变动强制措施。

回想这一案件,谭秦东的行为究竟属于民事纠纷还是凉城县警方所称的“涉嫌刑事犯法
”?警方跨省抓捕能否涉嫌滥用权利
?鸿茅药酒“守法告白”为什么屡禁不止?新华社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一问

凉城县警方有权跨省抓捕广东大夫吗?

事情开始于去年12月。

2017年12月19日,谭秦东在广州市用手机APP“美篇”发布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地狱的毒药》(注:原文将“鸿茅”写作了“鸿毛”)的文章。文章称,得了高血压、糖尿病的白叟并不适合喝酒,“鸿毛药酒”经由过程电视告白“夸张疗效”,幕后推广公司有巨大贸易利润。

几天之后,内蒙古鸿茅国药株式会社到凉城县公安局报案,称互联网上有人对“鸿茅药酒”进行恶意抹黑,鸿茅药酒作为国药准字号非处方药,却被称为“毒药”,其不实舆论和子虚信息加害了商品名誉,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给鸿茅国药株式会社造成严重失落。

2018年1月2日,凉城县公安局对此进行备案侦察
。凉城县公安局以为,谭秦东侵害
贸易诺言、商品名誉的犯法
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于1月10日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1月25日,经凉城县检察机关批准,对其逮捕,并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凉城县人民检察院相干
司法文书显示,该案于2018年1月、3月两次被退回补充侦察
。4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研讨以为,目前该案件事实不清、证据缺乏

不置可否,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察
,并变动强制措施。

该事情在网上引发宽泛关注。

那么,凉城县警方有权穿梭大半个中国,去广东抓捕大夫吗?

凉城县公安局默示,鸿茅国药的生产中心位于凉城县,退货退款造成的失落都发生在本地,属于犯法
结果发生地,本地警方有统领权。

部分法律界人士则以为,跨省抓捕本身不是问题,但这样做难以防止中央保护主义的嫌疑,事实上应该由广州警方来备案侦察
更为适宜。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默示,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干
规定,统领是犯法
地为主、寓居地为辅。谭秦东在广州上网发文,寓居地也在广州,即使要行使刑事追诉权,也应该由广州公安机关启动备案侦察
更为适宜。

北京市同创状师事务所合伙人状师王殿明以为,警方虽然存在跨省抓人的权利
,但刑事拘留权是法律授与的重器,凉城县警方在整个事情中行动如此迅速,能否有滥用权利
的嫌疑,还值得商议。

二问

十年来守法告白为什么屡禁不止?

鸿茅药酒,究竟是酒还是药?

2003年11月25日,原国度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鸿茅药酒为甲类非处方药。鸿茅药酒的商品包装上,标有“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用于风寒湿痹、筋骨疼痛、脾胃虚寒、肾亏腰酸、主妇气虚血亏”的字样。

国度药品监督管理局4月16日晚就鸿茅药酒有关情况默示,非处方药要严正依照药品说明书的规定使用,不能随便添加剂量或用药次数,不能私自延长用药疗程,更不能私自转变用药方法或用药途径。

记者调查发觉,从2008年起,江苏、浙江、海南等多省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次发布公示,要求停止鸿茅药酒的销售和告白发布。如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禁局延续多年都将鸿茅药酒告白列为守法药品告白予以通告,以为鸿茅药酒告白“夸张产品适应症、功能主治或含有不科学地默示功效的断言、保证;含有其它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的内容”,及“哄骗医药科研单位、学术机构、专家、学者、大夫、患者等名义和形象作证明”。

然而,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给鸿茅药酒的告白批文并未间断。2018年3月8日,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布告,称“鸿茅药酒告白符合《告白法》《药品告白审查办法》《药品告白审查发布尺度》的有关规定”。

对此,王殿明以为,“鸿茅药酒注册公司所在地的相干
监禁部门并未对其经营行为进行有力的监禁”。

“药品告白屡禁不止,还在于告白管理流程存在漏洞。”广东国信信扬状师事务所状师罗爱萍以为,“监禁部门不能因为企业之前的告白违规,就拒绝对企业新的告白进行审查。鸿茅药酒正是哄骗了这一点,即使告白不断受到查处,仍经由过程修改此前的告白继续不断请求新告白。”

三问

大夫吐槽鸿茅药酒值得动用警方吗?

关于谭秦东发文“吐槽”鸿茅药酒的念头,内蒙古警方和状师意见相左。

凉城县公安局办案民警先容,谭秦东在接受讯问时默示,他发表文章是受朋友煽动,想吸引读者眼球,为的是“能出名”,所写内容大部分来自互联网。

然而,广东舜华状师事务所状师胡定锋提供的谭秦东的申诉书上写的却是,本身的原始念头是“对‘鸿茅药酒’子虚告白宣传心存反感”。

谭秦东发文“吐槽”鸿茅药酒真的是在侵害
企业的贸易诺言吗?

“侵害
贸易诺言、商品名誉罪的构成要件,得是捏造事实,毁谤他人
的商品诺言。”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松林以为,谭秦东身为医师,提出得了高血压、糖尿病的中老年人对药酒应当有所忌讳
的观点,并没有捏造事实。别的,侵害
贸易诺言、商品名誉罪,针对的不是一般的批评者,而是企业的竞争对手。

张建伟以为,专业人员乃至社会公共指出某一产品存在内在缺点
,关系到人民群众的性命健康,经由过程意见表达,是在行使监督权。以“侵害
贸易诺言、商品名誉罪”来打压大夫,会压缩社会监督的空间,侵害
公共知情权。

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讨中心履行
主任刘明祥以为,谭秦东的舆论即使有不对的中央,也最多是构成民事纠纷。本地警方不应干预民事纠纷,不应成为中央保护主义的工具,要防止“民事纠纷刑事化”。差人是代表国度在执法,行使警权必须慎之又慎。

4月16日,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发布关于鸿茅药酒事情的声明,称中国医师协会认真阅读了谭秦东发布的《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地狱的毒药》以及凉城县公安局2018年4月15日的官方微博以为,履行
刑法应当谦抑,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uonchung.com